1994年香港小姐冠軍譚小環近日轉行賣魚蛋。有消息指雖貴為港姐冠軍,但在T V B服務十多年,她月薪僅有1.8萬元港幣,即使被人挖角,無線也只加薪300元留人,終於讓她心灰意冷轉行。港姐變身“魚蛋西施”的消息一齣,譚小環位於銅鑼灣的魚蛋檔銷量立刻翻倍,還吸引了不少客人特地過來光顧,甚至包括拖著行李箱的自由行游客。素顏簡裝的譚小環一邊賣魚蛋,一邊送笑臉任拍,街坊見到這麼熱鬧還笑問:“這裡什麼時候變成了景點?”(據《南方都市報》)
  說起“退役”港姐,人們想到的是朱玲玲、李嘉欣、徐子淇、梁洛施這樣的名字。除了獲得演藝事業的成功,嫁入豪門後相夫教子,成為“富太”是外人能想到的、“命好”港姐不多的“出路”之一。假如在演藝圈只是混個臉熟,半紅不黑,藝人也不過是娛樂工業流水線上的一顆螺絲釘而已。那份錶面風光,往往隨聚光燈熄滅而滅。在競爭激烈、搵食不易的香港,如果演員這份工實在難以維持生計,開餐廳其實是不少藝人的選擇。
  像前無線藝人李思欣,約滿後跟友人在銅鑼灣開火鍋店;李雨陽則跟親戚一起做賣雞生意。譚小環當然有點不同,她不是入股投資做老闆而已,而是親力親為當伙計。媒體還拍到店里的餐盒用完了,她推手推車去街口的貨倉取貨,穿戴舉止,跟香港街頭巷尾常見的勞動師奶無異。
  想當年,新科出爐的港姐是美貌與智慧並重的象徵。但無論哪屆港姐選拔,泳裝才藝表演,女性是被觀看的展示者而不是有主見的行動者;唯譚小環在香港街頭上演“勞動最光榮”,在時光變幻中拉開港姐參賽者人格的幅度與人生的寬度,也讓人驚覺歷屆選美比賽,“美”的標準是何等淺薄與殘缺不全。
  當然,譚小環轉行並不是為生活所迫。她不出來賣魚蛋,依然可以做珠圓玉潤的中產階級太太。毋寧說,她出來做事全憑興趣。上百萬港幣的投資,每月11萬港幣鋪租,你以為港姐出馬創業,就能成就另一碗“心靈雞湯”,那是你想得太簡單。何況香港一貫有重商文化,只要能創出一番名堂,即便曾經貴為港姐,也沒那麼多不好意思的。這一點,也許跟內地“北大學子賣豬肉”新聞引起的一番惋惜喟嘆,語境有所不同。
  賣魚蛋新聞出街後,接受記者採訪時譚小環笑言“美麗不能當飯吃”。但平心而論,所謂“魚蛋西施”,“西施”才是報道重點。如果你長得不好看,能不能引來傳媒陸客關註,那真要看造化了。假如外界真要像譚小環專註魚蛋一樣專註譚小環的手藝,難道重點不應該在魚蛋本身味道、性價比如何嗎?也可能,顧客盈門確實是譚小環魚丸味道好價錢公道,但這全不是媒體為搶眼球的報道重點。由此,來年港姐選美,還是會有無數少女為參賽競折腰吧。 □果凍  (原標題:[街談]港姐變身魚蛋皇后的啟示)
創作者介紹

oasis

dbeot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